搜索
初中教育首页

何瑭的故事:巧断无罪案

    一、霍耐特“作为社会分析的正义论”对黑格尔法哲学的偏离  几十年来,霍耐特教授一直致力于推动黑格尔法哲学的“再现实化”,以重构出一种黑格尔式的正义论,并使之融入到当代正义论的主流话语中去。对此努力我们必须充分肯定,尤其它是基于当代黑格尔主义者复兴黑格尔政治哲学的努力成效甚微这一前提,更使我们对其工作充满了很高的期望:  在当代哲学处境中,尽管黑格尔的思想发生了一个令人惊讶的复兴,甚至,这种复兴显示出为克服分析传统和大陆哲学传统之间的鸿沟开辟了道路,但是,他的法哲学迄今为止对于当今时代的政治哲学讨论没有留下任何影响。相反在这里……在广泛的前沿领域发生的是向康德传统的理性法范式的回归,这种范式本质上统治着从罗尔斯直到哈贝马斯的论争。而恰恰是这两位作者也在为他们具有康德主义烙印的正义观念谋求一种现实化的、甚至简直是向社会科学嵌入的方式,因而使得黑格尔法哲学作为理论上的榜样在这方面很少能够起到任何一种确定的作用。

    在中美贸易战升级的背景下,担心“中国制造”被替代的声音不时浮现。事实上,全球贸易和产业布局是历经多年且基于各国比较优势而形成的国际产业分工体系,其形成往往经历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

何瑭的故事:巧断无罪案

  相传,何瑭在沁阳县作官时,有一位钦差大臣从那里经过,他明明知道也不去迎接。

钦差大人很不高兴,心想:我所过之处,大小官员都夹道欢迎,热情招待,唯独你何瑭竟敢如此无礼!有心给他点颜色看看,但一时又找不到什么借口。     这天正值清明,天上下着小雨。 钦差大人带着人马正走之间,突然见一个青年农民扛着锄头,戴着斗笠,提着一双新布鞋在泥泞中奔走。

他顿时心生一计:立即下令将那青年拿下,解送到何瑭衙内,让他定罪。     那青年农民无故被捕,十分气愤,连声大叫着冤枉,冤枉!    何瑭接到此案,感到非常奇怪。

这位青年忠诚老实,冒雨回家,有何罪过?这不是钦差大人在有意刁难于我吗?又一想,既然钦差大人送来让我审理,其中必有定罪之处,若审不出,他必定从中抓住什么柄把,对我进行羞辱,解他受冷遇之恨。

    何瑭一边审讯,一边仔细观察。 当他看到那位青年提着一双布鞋时,豁然心亮,立即问道:这鞋是谁给你做的?那青年说:是我的妻子。

何瑭又问:你的身体是谁生的?那青年又答:是我父母。 这时何瑭就把惊堂木啪地一拍,佯装厉声喝道:惜妻子之手工,不惜父母之遗体,这不是滔天罪行?还讲什么冤枉?随时将犯人押向钦差大人处。

并判那青年在母亲面前磕三个响头,以其守法洗身。     钦差大人看到何瑭批阅的案卷时,不由一惊,知道何瑭不是好惹的,只得放了那青年农民。